話說與林主任談完話後 便正常的到專業教室上課
記帳士實務專題 今天是最後一堂的綜合座談會
邀請到許多前輩做最後的經驗分享
雖然 往後的路上 我並一定完完全全的走向會計、記帳這條專業的路
但仍非常謝謝系主任開了這堂課
邀請了這麼多位傑出的前輩 與我們分享了他們寶貴的經驗
這也是在我們即將踏出社會前 最寶貴的收獲

就在我要離開教室上下一堂課前 突然聽到遠方傳來我的名字
原來是「田角仔」拿謝師宴的邀請卡給范教授

范教授 號稱是財稅系的殺手 也是二技一年級的導師
我與教授只有一學期的師生緣 導師+全球化課
想當初我剛轉進財稅系 到外系先修全球化課 第一堂就被嚇到剩半條命出來
比先前那位林主任 更令我畏懼
教授隨時隨地可能會走到你身邊 將麥克風遞給你 要你發表高見
他的問題是像 牛仔褲與奧斯卡間的關係 這種一時想破頭也不會想出結果的問題
記得我有一次拿到麥克風胡亂發表我的低見後 換得范教授冷冷一句
「謝謝 但這種回答 不用來唸北商的人 也講得出來」
此後 每週兩小時的課 便像度日如年般的難熬
放了一次端午 簡直真可以放炮 普天同慶
記得好不容易開心的上完最一堂課時 小邱請我原諒她說不出恭禧的話
因為班上同學的惡夢 在二上才正要開始…
范教授的嚴厲 眾學生所皆知 但他的評分卻很慷慨
只要你能達到他的要求 他也不悋給予高分
雖然修課的那一學期 我對他 也是怨言滿天飛 但看到最後得到不錯的成績
總是就會遺忘這一路上的艱辛…

我聽到我的名字是從范教授口中傳出
他看到邀請卡上 班代表的名字
我也趕緊去邀請教授 雖然聽到班上同學大多不希望他出席…
教授一如往常在課堂上所說的 他從來沒參加過謝師宴 只是今天 臉上多了笑容
我接了話 希望教授把第一次獻給我們 也許因為教授的笑容 面對教授 我也輕鬆了起來
教授其實是準備上學弟妹班的課 卻在講桌前問我 畢業後要做什麼
我簡單的回答了 要走金融業 有考上新光及富邦 因為曾在新光喜歡新光要去新光
教授問了我一句我從未認真思考過的問題 是喜歡那個環境還是喜歡那個行業
教授繼續問我 那職務是要做什麼 有沒有考慮過要做業務
我答 根據面試當天的狀況 很有可能到會計部門
教授 如果你要做業務 我免費幫你授課 不收費
我答 可是我感覺我的人格特質並不是那麼適合
教授 那你覺得我適合做嗎 但我當業務 幹到副總(教授的確這麼說的)
教授 如果你做會計 一輩子只能做會計 當業務才能真的學得多學得廣

我只有一個心得 今天真是特別難忘的一天
先後跟兩位殺手過招 一位是國貿當我的林主任 另一則是財稅給我最高分的范教授
然而在一陣比劃後 我並沒有慘死在殺手的劍下 反而握手言合 也得到相同敬重的感覺
范教授的這一席話 乍聽之下 並沒有特別中的特別
只是對象身份是出於范教授 我相信 不是每個學生 都有機會聽到
對我而言 也就格外的珍貴

在離校前夕 能夠有這些經驗
也就是給我最好的 畢業禮物 了

    全站熱搜

    豪傑春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