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7-2017.07,我的迪奧小綿羊-小黑,伴我走過了14年的歲月

由於HiHi即將要去上幼稚園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跟邱先生要各自騎車上班接送小孩

小黑50cc的馬力不足以承載每天《家裡-保母-公司-幼兒園-回家》的路程

於是我們決定要汰舊換新,用小黑換一台125

昨天告別了我的第一台機車,陪我上山下海14年的小黑

 

小黑是2003年士商畢業,準備上大學前的暑假來到我身邊

由於家裡經濟狀況的關係,只能選擇夜間部就讀

當時在家裡附近的小籠包店打工

小籠包老闆先幫我設想到開學後的交通問題

於是建議也幫我買下了這台小50迪奧機車

爾後,小黑就成了我代步的好朋友

 

一開始從往返小籠包店開始學騎起

平衡感和架車是我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克服的

不得不說迪奧中柱架車的設計真的很有問題

幾乎需要費盡洪荒之力把小黑整台扛起才有辦法架起來

對於當時尚處 嬌小柔弱(?) 的我來說真是一大考驗

也因此每當中午下班停在巷子口的陽信銀行前時

警衛總是會看不下去來的主動過來幫我架車

試過了,按照他的說法,用對的姿勢還是達不到輕鬆架車的程度

只好繼續麻煩銀行警衛幫我架了好多次車

 

對於小黑的安危,初期真的是做到了滴水不露的地步

最高記錄,一次上了三個大鎖,前12

明明只是一台小50而已,有必要嗎?

管他的,只覺得鎖成這樣小偷看了應該會望之卻步

事實證明,上鎖還是有它的必要性跟有用性

因為日後沒上鎖的小黑就曾經失竊過一段時間…

 

騎乘的初期,大約都是在家裡附近的範圍活動

也有特別騎到提防去練練技術

明明會騎腳踏車,平衡感還是不太好

曾經油門沒控制好,騎去撞攤販

幸好我都是龜速行駛並沒有造成嚴重的後果

甚至於有一次學妹來小籠包店找我,原本要載她回家

搖搖晃晃到學妹受不了,改學妹無照駕駛載我都比我穩多了

 

練習了莫約兩個月,技術和技巧相對穩定後終於開學了

夜間部同學幾乎白天都有在上班

機車是大家很普遍的交通工具

二專裡最先交到的兩位朋友都是騎125競速的女漢子

每天下課後,一同騎到市民大道的路上我都在後面苦苦追趕

偶爾二行程的小黑冒點煙也會被嫌棄

但小黑依舊是陪我上、下課最好的夥伴

 

有了小黑後,幾乎很少再搭大眾運輸工具了

甚至於後來因為騎慣機車,搭公司竟然會暈車…

我的活動範圍都在台北市內,小黑騎的到地方

連到家裡附近走的到的市場買個東西也騎車

下半身日漸成長茁壯大概就是這麼來的

這當中也發生幾次的小意外

第一次是在民倫高中後的提防被一位太太擦撞到

小黑倒了,鑰匙歪了…人沒事就是了

不過就是差點兒被車行唬說要換掉排氣管

明明只是輕微彎曲,焊接一下就可以修好

第二次是發生在去玉山銀行上班時的路途中

為了要去紅茶屋買奶茶逆向行駛時被一台計程撞到,受了一點皮肉傷

雖然是我逆向行駛造成的,但計程車司機竟然願意賠我修車的錢

還有一些不認識的婆婆媽媽圍過來關心,想起來覺得很溫暖

 

漸漸的,我跟小黑培養出了默契

不再有爆衝、平衡感欠佳或油門催促等問題

活動範圍除了上班、學校…漸漸延伸到鄰近的三重、蘆洲一帶

然後也開始可以安全的「雙載」

載同學搭便車,也載過媽媽到龍山寺、行天宮拜拜

最猛的一次應該是某次期中考完和同學相約去文大後山看夜景

沒錯,除了騎小黑上山,後面還載了一個同學

不過下山時可就騎的膽顫心驚,煞車控制的我手好痠

發誓再也不要這樣折騰自己跟小黑了

另外也曾經帶大寶貝和YES小姐到提防學騎車

用小黑當入門是最適合不過了

 

駕駛人最討厭收到的罰單,當然小黑也沒有倖免

曾經逆向行駛出意外,終於有一天在武昌街被開了一張逆向行駛的罰單

不過也是我蠢的可以,明明看到前面有警察欄人下來開單

竟然還繼續騎到他面前讓波力士大人對我招手開罰

收到最多罰單的應該是違規停車

後來在新光上班時,為了省停車費都停在重慶和市民大道交叉口

有一次自作聰明,覺得承德路與市民大道交叉口比較近

下班後小黑車上就多了一張禁行舉發的單子XD

違停紅單一張就是600元、逆向行駛是900

對於一個領微薄薪水半工半讀的學生來說真的很心痛

但偶爾還是會遇到仁慈的警察

記得有一次是在校門口前紅燈左轉,馬上被警察嗚聲欄下來

警察先發制人問我知不知自己犯錯了?

我當然裝傻的瞪大眼搖頭,並露出一點可憐樣

雖然警察又恐嚇我如果不據實以報要加重罰則

最後還是大發慈悲的開行人違規300元放過我

 

最無辜的一次是在某個假日晚上接到YES小姐的電話

因為跟男朋友吵架下車後跑到士林夜市要我去找她

結果停在每次去士林夜市停車的地方竟然又被開一張違停的紅單

順口跟YES小姐說:我們一人一半吧!今晚是為了妳才出門的

沒想到我這麼情義相挺的去解救她,竟然換來一句:才不要

雖然心寒,還是載她回三重,自己鼻子一摸去繳罰單

不過現在已經跟YES小姐絕交了

 

二專3年,應該是我跟小黑最形影不離的親密時光了

小黑陪伴我走過青春歲月,和求學時期要半工半讀辛苦的3

假日時候,也常會提著水桶下樓幫小黑洗澡

買過噴霧式的打蠟劑,把小黑整理的又黑又亮,閃閃發光

 

順利考上二技後,小黑依然是陪伴我上、下課的好朋友

記得有一次,因為排氣管外面的殼的掉了

在校門口停車時被排氣管燙到,起了大水泡

就在讀二技一學期後,面臨轉系的關鍵時刻…邱先生出現了

邱先生的出現,開始取代了小黑陪伴在我身邊的時光

假日約會和上下課以外的行程,都與邱先生共乘小白

因為邱先生剛好的住在我家附近,共乘的機會與次數與日俱增

125的小白更有馬力陪著我們上山下海,到處吃美食

 

就在小黑身處於被我打入冷宮之際的某一天早上

爸爸買完報紙回來很緊張的跟我說:小黑不見了

本以為爸爸在大驚小怪,自己眼花沒看清楚

不太情願的下樓去確認時發現,咦?真的找不到耶!

依我對自己的了解,小黑一定停在離家門口十步內的距離

怎麼我從巷口走到巷尾,都不見小黑的身影

開始有點緊張了…又來來回回走了好幾次,確認真的找不到

平常臉皮很薄的我,還跑去問鄰居阿伯,有沒有看到我的小黑?

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先帶了證件去派出所報案

然後那天就〈走路-搭公車-轉捷運-走路〉到學校去

比平常多花了約三倍的交通時間,這時候突然覺得有小黑好重要

而它竟然就這樣不告而別的離我而去了

有點忘了那段時間的交通是怎麼克服的

應該開始跟著在站前摩天大樓上班的邱先生一起出門

因為轉系要補修學分的關係,課都排的很滿,時間還算搭的上

跟著上班族上下班的時間還是好過每天來回各多花三倍的時間往返學校

 

那陣子爸媽看著日漸消瘦的我,以為是因為小黑不見了讓我過度傷心

準備要贊助我買一台新車 (小黑是靠著在小籠包店打工的薪水買的)

那陣子很流行的三葉RS100是我很喜歡的車型

(馬上就有新目標可見沒有爸媽想像中的傷心啊XD)

由於爸媽本身沒在騎車,對機車市場、行情等等都不太了解

加上小白發揮了很大的救援作用,買新車的事遲遲沒有下文

而就在小黑失蹤了大約兩三個月後的某天,家裡接到警察局的電話

說是在提防邊找到小黑了!!!

小黑外觀看起來並沒有大礙,倒是油幾乎用光了

估計是被頑強份子騎去代步,騎到沒油了就順手丟在路邊

但至於是被誰騎走了、為什麼會丟在提防邊也都不可考

由於小黑被報失竊,領回後必需重新去監理所驗車

為了順利通過,把排氣管的蓋子、喇叭和大燈都整修過

小黑順利的回到我身邊了!

 

不過,小黑雖然平安回到我身邊,但卻回不去和我緊密相依的日子

這當中很大的關鍵在於,我考到重型機車的駕照了

也就是我也可以自由的騎乘小白

後來二技畢業後到新光任職,更理所當然的與邱先生共騎小白

小黑淪落到剩下救援的功能:偶爾時間上不能配合需各自騎車

或是臨時需要幫家裡跑腿買東西代步用…

一直到了離開新光回到學校唸研究所、研究所畢業開始上班後都是如此

學校、公司都和邱先生的公司順路,有地利之便

小黑就這樣,滿身是灰塵的被荒廢在住家樓下

只有我在新公司上班的頭兩天,還在適應公司文化時

自己騎小黑上班,保持彈性空間

發現辦公室同事們都準時下班,也就放心的又繼續與邱先生共乘小白

 

完全被打入冷宮的小黑,連發動暖身都忘了…

結婚後,小黑更是幾乎到了被遺忘的地步

兩三個月沒發動是家常便飯

甚至後來因為懷了HiHi,差不多整整十個月都沒有碰小黑

已經放到油乾了,連發動都發不了

一直到了HiHi出生,為了坐月子完到上班這段期間可能的需要

才請車行把小黑拖進廠維修整理,小黑才又重新復活過來

復活回來的小黑陪了我月子完後的產假

同樣的模式一直複製到了生完第二胎的咪寶後

出月子中心那天,測試了用媽媽餵背巾背才剛滿月的MiMi從月子中心騎回家

騎完這趟覺得簡直是在玩命,也覺得自己太愧對阿咪這個角色

再也不敢再這樣危險騎車載這麼小的MiMi

不過開始把小黑停在現居地樓下,假日會發動一下或騎到市場買菜

也載過HiHi去找阿公阿嬤

 

就在小黑又開始比較頻繁的回到我的生活中後

HiHi抽到公幼,準備去唸幼稚園了

由於幼稚園位在上班不順路的劍潭,下課也有接送時間的壓力

勢必無法像現在這樣全家人一起出門、一起回家

考量公司距離和下班時間,需要邱先生送嗨寶上學,我送咪寶去保母家

下班後倒過來,我去幼稚園接嗨寶,邱先生去保母家接嗨寶

這樣《從家裡-保母家-到公司》的路程大約有10公里

而且騎125的小白慣了,覺得這麼遠的路程騎小黑太累了

我們有了換車的打算

 

搭上暑假的旺季,加上政府準備淘汰二行程機車祭出的加碼補助方案

終於讓在採購部門久了有職業病的邱先生選中了一台划算的機車

 

在2017.07.17這天,請車行處理,報廢了小黑換了一新車

送完雙寶去保母家後,在巷子口拍了一系列的照片

並給小黑深情的一吻,謝謝小黑這14年來的陪伴,留下了好多回憶

騎到車行後,拍下了這張照片,為小黑最後的身影做紀念

也回顧了小黑陪伴我這14年間的點點滴滴

打了這篇文,為了我和小黑之間微妙的緣份和情感畫下完美的句點

    全站熱搜

    豪傑春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